沧烨

我要爱这个世界。

感想:大家静一静,谁最会搞谁说话



夜里一些鬼话胡说,对这几天的见闻长吁短叹。
b萌搞了多久,搞了有什么意义,之前搞的什么结果,给每个圈带来了什么,引战多少,我不是非常了解。所以这次,不管是前几天王喻内部搞,还是决赛早上天哥和晴明搞,还是yys和全职粉搞,我一直抱着一个吃瓜态度。
这个东西,全职好像的确是有一些优势。粉丝基数大,全职本身就是一个很稳固的圈,也不乏新鲜血液,多多少少吧,特别是现在动画化之后,带来的有好有坏,我只能这样说。
所以就像空间有些动态说,“大家都以为天天很容易就可以赢”,实不相瞒,还真就是这么个意思。不是无脑吹。全职粉丝多,天哥粉丝数量也是真的多。个人魅力嘛,天哥性格没人不喜欢。
但是以为归以为,还不准有个把两个黑马啦?不至于。其实是在今天我才知道晴明在这个位置了,我有点惊讶吧。
首先声明了,我不搞yys,没沾过。我是一个佛系淡圈全职粉。对晴明,我不很了解。
我前几天也有看到说全职粉搞事情啦,说这说那啦,哎,我还蛮尴尬的,哪家没有几个nc呢。我寻思这事儿,可能有点招黑。
但是决赛中午,我又了解了一下下事情。yys也是别出心裁啊。官方搞什么嘛,那全职怎么不干脆大家投投票诶,投投票我们给你们发周边了诶。搞什么嘛,没有必要的呀。官方搞,就搞得不是很好。
当然!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yys想赢的心我看到了,蛮好的。我没有意见的呀,官方怎么搞粉丝又不能左右,是不是?
事情到了这里,我又听到了一些关于yys粉丝的消息。粉丝怎么又搞到全职官方下面去了呀?
这一点我就不是很好了。不管搞什么,拿不上台面的东西就放在下面搞,不好看不好听的东西就别弄到人尽皆知。其实不排除某些全职粉也做过一些不好事情,但是我听到的yys是的确做了这种事。
这个时候我就不是很高兴了。当然听到晴明票数破叶修记录的时候我已经是一只河豚了。我,叶修粉。
yys粉丝好多哦。
我是生气的!但可以理解!如果大家因为官方拉票的利益举动去投票这有什么不可以呢?喜欢yys别的角色如果都去投了晴明,有这个结果也是……也许,情有可原吧,我看了一下lof热度参与度,情有可原吧。
我说这个事情,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表达,我希望,仅仅是希望,官方作为官方,拉票就拉票,别搞什么幺蛾子。粉丝作为粉丝,爱一个角色,爱一个游戏,爱一部动漫,爱一本小说,就好好地爱。青春不是很多,爱也不是很多,给了什么,就给了,就全心全意地给了,一辈子也就这么几次。
希望各圈平平淡淡,希望各圈欣欣向荣。
没有蛀牙。

瞎写





不知道是人到青春期还是人到夜晚还是人到期中考试后,总是有一些七七八八的想法,催生出一些本不该出现的想法,絮絮叨叨地记下来,过段时间再看,就像是看到了自己另一个神经病一样的精神。
就比如,前一秒我还在想我该写写关于“现在的人怎么这么不会看别人脸色噢”,下一秒就想感慨“这就是差距”,然后点开备忘录就想说“为什么我给自己的文件夹起名叫‘瞎写’啊,这不该写写吗”,诸如此类。
接着,我就要对自己的这一串想法嗤之以鼻了。

写东西对我来说也就这回事了。

每次我跟列表正在聊天的朋友打出“哎!我今天想写点东西”的时候,就觉得:哎,原来我还能写点啥。这让我感觉,是一种让我说不上什么感觉的感觉。

就刚才这句话,已经让我想把自己批贬得体无完肤了。因为,在上上个星期,同桌还在指着同学在投影仪上放出来的作文中一段话里两次出现的同一个词,并说“啊,我最受不了这个了”的时候,我还附和了。

但是写东西,我也真的就这么回事了。

我原来甚至会刻意在考场作文里拗一下用词,我妈看过之后问过我“你这个词又是你自己编的吧?”我双手一撑椅背,蹦着跟她说“是啊!我词汇量又不大,我得编造啊!是不是显得比较高级?”

我得好好说,这想法也只是嘲弄一下我自己,生造词语这种事儿,只能让我想到:你那么喜欢吃白菜,是,白菜是很难吃到,不过有大厨做出了很好吃的白菜,但是现在这么一大盘香喷喷的白菜摆在你面前,你闻了闻味,大喊一声“香”,然后拿出你的塑料玩具拼成了一个白菜,吃了。

为啥呢?问问自己,问问我正在敲击键盘的手。

但是还是这样了,我写东西就这么回事。

怎么回事,就是代替我妈播放的百家讲坛催我入睡的一剂良药。这样亵渎写东西这件事,我在困倦面前已经不想抬起头对着镜子向自己“呸”一声了。




“这个人。”
“这个发光的屏幕。”
“这个闪着霓虹灯的时代。”

随想

我在昼与夜奔跑,拥抱自由而无用的灵魂。


在复旦看到的一句话,在那个风裹着冰凉的细雨的下午,在两棵树的中间,依偎着栅栏。我夸张地俯下身,从下面去看清褶皱中的文字,讶异于这段文字出现的场合和身份。
然后,我只是飞快地在我的手机备忘录里记下了这句话,嘻嘻哈哈地告诉我妈,我太喜欢这句话啦。但我走过它时,还是斜瞥了一眼,到底是没明白它的所谓。
对于这句话,我在闲暇时细细琢磨来,不禁感叹。
这首先吧,“奔跑”一词,就在不自知之间,把一干如我的乌合之众,一脚踹出了十万八千里。或许那位并无意——甚至刻意弱化——这个部分,但在这所学校里,他们终究是站上了一个高度,以致于这句话,在我这个程度的人,应当将其作为自勉的话语。不过我还是尊重这句话的主人,将后半句话细加琢磨。
“自由而无用”,已经算不上新鲜的一个说法,用以修饰灵魂,也是一些文人墨客的习惯之举。我只是好奇“拥抱”。要是我呀,要么对于灵魂自我陶醉,无限宽容我的庸碌;要么当我觉得自己无趣而无用的时候,便会心烦意乱,心事难平。何谈拥抱!
也许是我没到那个年龄,又也许是我没到那个位置,对于这句话的理解,我在这样一个浅显的地方堪堪刹车,隔着迷雾和那天下午迷蒙的心情,就远远地看一眼它,把它和这座学校,留在那个下午的时光里,也许几年之后,我会再次把它从我的记忆深处形形色色的人和事物中挑出来,再妄自斟酌一番,或许我会把它和那些油腻的东西一起,忘在某个角落。


“在那高山背后。”

北斟:

十六了,祝我们大帅生日快乐。带着私心设置了我这边时区的零点。


没有选cp向的句子,改日给我们甜心也写一个。


“请动他的不是高官厚禄,是万里河山,天下苍生。”


-虎狼在外,不敢不殫精竭慮。江山未定,亦不敢輕賤其身。可他畢生所求,不過家國安定而已。


-地痞流氓的皮肉下,殺伐決斷的鐵血中,泡的是一把瀟瀟而立的君子骨。


-因覬覦他國之物,興兵進犯,乃是不仁;拋卻舊恩,毀約背信,乃是不義!請皇上收回臣命!臣萬死!卻也萬萬不敢奉此昭!


-如今大梁安危系在侯爺一肩之上,您可万万不能有什麼閃失!”


-這一句話仿佛驚雷似的劃過顧昀耳畔,他行將飛散四方的三魂七魄狠狠一震,刻骨銘心地聚攏回那根通天徹地的脊梁骨里。


-不要說那些溫柔的惆悵,就算肝腸寸斷,也別想絆住安定侯的腳步。將軍有心,可惜是鐵鑄的。


-那時西域叛亂的消息傳入京城,泡在鶯歌燕舞中的先帝與朝臣面面相覷,隔日的大朝會亂成一團,甚至有人提出要去民間掛尋人榜找辭官下野的鐘蟬老將軍回來……顧家遺孤不慌不忙地從烏煙瘴氣的爭吵中橫插一杠——


-十七歲的顧昀還有幾分初生牛犢不怕虎的狂妄:“臣願往,西涼邊陲,不過一群跳樑小丑,還真當玄鐵的割風刃砍不了鼠輩的人頭嗎?”


-“顧家沒有退路,要真有那麼一天,顧某人只好身為燃料,為我外祖家的江山殉葬——”


-我大將軍,一言九鼎,戰無不勝!




——《杀破狼》



练笔



“如果说人都是具有社会性的,那么个人悲剧到底是否会扩大为社会悲剧呢?那么悲剧又是什么?是个人的悲剧导致的社会悲剧。”

“悲剧?有人说悲剧就是把最美好的东西破坏给人看,那么如何定义最美好的东西?好像人们总认为这样一些东西是美好的:爱情,纯洁的生命。”

“到底是否存在这样的美好,我认为这是无意义的。比如说:有些人可能烧杀抢掠什么都干过,但是最后他为什么而死?如果他是被一个更加惨无人道的人杀死,而他又恰巧死得很有意义,类似于无意间救了一个好人,人们会褒扬他的勇敢。他是否美好?人们会抹去他过去的恶行,给他慷慨的荣誉。”

“哦?那么这算是悲剧吗?”

“看,你提出了疑问。如果坏人获得了最终的胜利呢?”

“那么人呢会追悼他的牺牲,称他为英雄,那当然是悲剧啦。”

“如果坏人最终被打败了呢?”

“那么当算不上悲剧。毕竟这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了。”

“那么这个人的死是否又是有意义的?我指的是对于悲剧与喜剧的界定而言。”

“算不上有很大的意义。但是人都是具有多面性的,你知道,如果他是主角,那么即使坏人最终被打败,人们也会为他叹息。”

“嗯,那么他的死算不算社会悲剧呢?”

“通俗认为,如果他的死是社会的重大损失,那应当算。”

“所以,‘即使他死了坏人也没有被打败’这句话里面应该是否定了他的社会价值吧?其实如果这样的话,人们说不定根本不会记得他。那是不是相反来说,如果坏人被打败了,他的死也就具有社会意义了呢?”

“倒不如说,这也是戏剧的复杂性。”

“毕竟戏剧要的就是这种矛盾点嘛。可笑的是,他的死甚至无法影响于戏剧的悲剧与否。”

“那按你的说法,坏人的结局倒是很重要了?总感觉你使了什么偷梁换柱的诡计。”

“不敢说不重要啊。但是他的死是否是社会悲剧难道不是在他死的时候就决定了吗?既然他救了一个大好人,而这个人又极具社会价值,那么他的死应该就具有社会意义,但是这算不上悲剧啊,因为他死前在这方面没有什么社会价值吧。倒不如说如果他不死说不定还是个坏事。”

“但他死了就没有了可塑性了。”

“但是你看,这是我们把他剥离出来看的,如果在戏剧中,如果刻意一笔带过他之前的恶行,那么人们是否会认为他的死是社会悲剧呢?”

“有可能。那个人悲剧呢?他自我地死亡一定是他个人的悲剧吧。”

“理应如此。不过他少做点坏事还能少下一层地狱呢。”

“唉你这想法就有批判性了,人们还说不定希望他上天堂呢。”

“好了好了,时间差不多了,准备一下马上上场了。再怎么说过多的话,我们也无法摆脱这样的命运吧。”

“是啊,那万千风光都带着霉味。”

练笔



“我们所受的试探不会超过我们所能承受的,神必帮助我们胜过试探。”
——哥林多前书

他告诉我:

他看见了,这里的荒芜。不过这么说是不尽然的——这里现在仍显昌盛。他相信那种感觉:风是从哪里来?风掠过麦尖,与它肆虐而过贫瘠之地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而他现在面对茫茫麦田,扑上面庞的,却是叫嚣着穷困潦倒的风。

他也曾受过嗤笑,因为他的莫名其妙。人们称他悲观主义者,或许是因为他们妄图逃避。起码他这么认为。每想到这里,他总要念叨着“永远不要为明天担忧”炫耀一般告诉自己,其实他仍怀有希望。

——————

“夏日,白光。”

在这茅草垛上,再没有人听他倾诉。与其这么说,毋宁说他已没有倾诉的欲望。他再次面对这片“麦田”,没有想象中“看吧,我就说会这样”的得意,只有凝重。

他有动荡的人生。他有昔日的风光,还有小风小浪,也有天翻地覆,最后的垂垂老矣。但是他已经失去为自己人生叹息亦或劫后余生的心情,因为他在这场博弈中,不仅失了自我,还失了他的民族。但这说不上是他的过失,或许人们只是喜欢为自己偶然间的噩梦预感成真而忏悔。

他前几日还在这茅草垛上磨刀,而今他又失了这份心。在这暮年,他学会了一种大多数世人都会的技能:质问。他质问经书,因为他曾坚信不疑,神会帮助他胜过命运试探;他质问民族,因为他的民族曾给他以繁荣之假象;他质问国家,因为国家教会他秩序,却让他的民族葬身于与先来后到相悖的洪流;他质问自己,因为他曾为了生活,放弃了婴儿的好奇,少年的热情,中年的警惕,而变成如今模样——只剩下一口气,还在怨天尤人。

他又看到了,那低下头颅的模样,那是新生的他。他仍是这个民族苟延残喘中的一员,与他现今模样近乎无异。可那分明是一个朝气蓬勃的他啊,他应当获得朝气蓬勃的权利。但他毫不质疑自己的预感,因为低下头之后,青天中的阳光与那些人视线的灼热感是不一样的。

算了吧,他想。神已经抛弃了我们。